通肛止、插入可

我死都没有想到,这个学期自己依然没有动力写日志。我现在可以用周星驰电影中的一句台词来形容开学以来到现在的感觉:人生大起大落真是太刺激了!随着张志鹏最后被北师录取,大家都开始准备复试和调剂。而在 3 月份里,应该说自从我加了那个所谓的 “毕业生群” 后,几乎每天都在被各种各样的 “录取” 刷屏,34 所录取结束后,国朝锋打来过几次电话,都是问是否收到复试通知,我的答案自然是没有,接着到了 4 月 1 日,调剂系统开了,我依然没有收到复试通知。于是我开始丧心病狂的查询调剂,西北政法、黑龙江大学等等,全都不要我,而内蒙古大学复试则用的是蒙古语!最后我想填个保底的了,老妈跟我说再冲一冲,坚决反对我填新疆大学和吉林师范,最后导致我现在没有一个学校保底…家里人一直劝我填自己学校,可这样就太违反我考研的初衷,我要离开杭州,我要到一个全新的地方去。而且,自己没考上,最后利用自己学校的优势调剂本校,这让我觉得很 loser,是件很屌丝的事情。

4 月的头 3 天里,我异常失望,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觉得在 2 号打印的成绩单要没用了,然而就在 3 号的晚上,我收到了社科院的复试通知。我和老妈的电话很平淡,应该说我相当厌恶当时自己的选择,没有听从自己的愿望,而是服从了他人的反对。之后我给了史菲一个短信,她说她正在操场吃蛋糕,问我是否过来。我自然是过去了,我不知道我这行为到底算是什么,我和史菲是否处于暧昧之中,我是否真的喜欢史菲,而我能确定的是我不会无缘无故跑到一个女生地方去聊天。那天我和她瞎扯了很多,我看着她,觉得异常的轻松。

考完专八的三月份,我为了学分,便去了浙江自然博物馆。连续 5 天,我想我已经把这辈子去博物馆的次数都用光了。

我和史菲的奇遇就在博物馆开始,那几天里我和史菲也说了很多很多,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如此话唠过,若不是祥哥等人阻止…自然博物馆的工作是解说,一开始名单里有 20 多人,最后只来了 10 个,而且双播的几乎都没来。那几天里我有时也会思考下我和史菲的关系,略略有了一种 “凉宫春日的忧郁” 的感觉。那几天我把大学最后两年没对女生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我对自己愧疚,我曾说过,如果和 C 分手的话,我在大学就再也不会谈恋爱了。这话看着似乎幼稚,但我真不想违反他,可现在,我却思考着另一个女生。

我出现在她面前,眼前蛋糕说是庆祝进入复试,我想,我大学后两年没和女生说的话都在她面前说了吧,而这时候,我却想起了 C…

3 月就这样过去,在 30 号晚上我得知了张志鹏的北师,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有关系。而将几个考研高分的联系起来,颜圣得出 “高考还是公平的,他们考的则么样都最后来了传媒,考研就太黑了”。我没法评价这句话,因为我也略略有点赞同。现在得知的录取的人,除了一个厦大,其他基本都是找了关系。没有关系多了很多很多烦恼,我一开始曾暗想自己如果考上研了,之后工作如果还是带点权力的那种,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女儿受到我这样因没有关系而烦恼恐惧的感受,但很快我就否决了这个想法,这太黑了,我则么能是这样的人?我宁愿让自己的后代受到本应该受到的成长烦恼。

It’s damagin my soul but my dreams been granted.

复试马上就要到来,一共有 4 个人进入复试,3 个人我在网上则么查都几乎查不到信息,得出她们都是学霸这个结论,是的,是她们。其余 3 个全是女生,什么?这对于我是个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