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言目

晚上吃饭,颜圣聊到调剂的事情,而学霸则无意中流露出了他一直不说的考研分数,好吧,也只是一个大致的分数段。之后我和颜圣去图书馆的路上就聊到了他的分数,可以确定的是——至少有 360。我没多想他到底考了多少,毕竟想知道他分数的好奇心早已在我得知自己分数后消散。之后我在 9 点不到就去找了何胜林,我真是看不进专八了。我不知道学校为什么要让我们在 19 号前交论文初稿,我们又要专八、又要复试、又要论文,这是想让我们专八过不了吗?

不对,我已经感觉到自己能力没到专八了,这改错和翻译实在太难了,阅读时间有时候也要不够。我真是很苦恼啊。19 号前交论文是从同学口中得知的,我们的导师根本没通知这事情,我找了他 3 次,3 次都没找到,只好手机联系,导师对我的提问很冷漠,估计他还对我在课上和他大战的事情怀恨在心。不对,不是 “应该”,是 “绝对”!

回到学霸的考研成绩,我和何胜林就在图书馆聊天,聊到了 9 点多便离开自修室。在回寝路上,我得知了学霸的分数。而这分数也把之前的各种片段联系了起来:学霸得知我政治考 70 的震惊、他想调剂其他学校、他总是对别人说 “没查成绩”。他当时绝对有把我捅了的冲动,根据之前学霸之前的经历,我和何胜林得出他应该是心理素质不够好。他在考研中可能体会到了学习不一定有回报——每天学到半夜、一天就坐在图书馆,而我却在 12 月份时已经每天中午起床、在领航考研机构中无法回答出老师的问题。当然,我他妈也在好好复习的,起不了床是因为我连续几个晚上看政治好吗!都是领航考研让我觉得政治不行啊!

我和假发说 “大学四年,我得出了一个理论,在大部分情况下,只有学习(读书)才和回报成正比”,我对史菲说 “你被几篇日志误导,我考研的主要原因是出于愤怒”。

那个理论在假发看来实在荒谬,而这是我高中没得出来的,高中的时候我在学校里算是成绩比较好的一个同学,我没有干过很多事,3 年里可能就是基友撸管读书和看电影,不过我的高中真的很精彩。我不是说我的大学生活不精彩,我的大学生活也很有趣,只是并没有很顺利。那个理论的中心思想,应该不是关于学习,而是关于其他事,我明白了很多事情不是靠自己一人的努力可以完成的,我明白了很多事情没有想象中的容易,事与愿违的很多,我会悲伤,我会愤怒,就如之前的日志所说:真是让我看不起那样的自己。

或许我有点喜欢你吧。

为什么我会给《樱花庄的宠物女孩》打上四星呢?这个极度恶俗的后宫漫,在近几话中我都有打出二星的冲动。可能他的第一首 ED《Days of Dash》很反应当时我的心情吧——我冲出了家门。张志鹏还会再想起他在大一时候说的 “以后当研究员” 吗?如果想起来的话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他会对那时候的自己做出什么样的评价?在他眼里是正确还是错误?

看完了《化物语》和《伪物语》,神前晓的配乐真是好棒啊。凉宫的《God Knows…》,幸运星的《もってけ ! セーラーふく》,物语系列的《白金ディスコ》等 OP,都是洗脑神曲。《自新世界》就要完结,算是 10 月番里除了《中二病》之后第二喜欢的了,他的配乐也相当棒。查了六级分数,我本以为去年那次完全当炮灰的六级分数给我及格就很好了,没想放到居然有 550!我作文都没写完啊!

就这样吧,专八,论文,第二课堂,还有 2 篇草稿,现在则么都没那时候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