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第二天

这一个多月来,我几乎什么都没干。本来想好的看日语,背英语等等,全部没有任何动力。日志一直停留在上个月,这和高考后等成绩一样,我长时间不写东西,而一写,就开始长篇大论的流水账。我没有仔细翻以前高考后的日志,因为我怕失败,怕我再次面对不了失败而逃避。我选择考研,就如和假发胖子孙逼聚会时候所说,我没法面对那个我无法提及的现实,我害怕现实。就这样,我踏上了考研的不归路,在上次的 第二天 中,我只讲了 4、5 号两天,那两天很冷,考完后我心情还算不错。

之后,不知道是几号开始,我无意点进了考研论坛,在那之前,我根本没去过考研论坛,看了里面的帖子之后我就开始慌了,源源不断的高分出现,网上政治英语答案开始变化,让我觉得可能要考砸,而事实上,我认为考砸的理论课的确是考砸,而政治英语,则基本在我意料之中。动画中男主角为等待女友形容自己 “这份悸动无法平息”,而我则为了那份 “什么时候可以查分,分数会多少” 而惊慌不已。在 2 月 6 号时,周围朋友考的广东,成绩都全部出来,而上海,则 22 号才会出成绩。这漫长的等待,在最后,在昨天,化成了毫无目的的狂奔。

2 月 21 日早晨,我反常的早起,开始刷考研网查询是否可以查分,先出分的是华理工,然后,在 QQ 群里一人说,社科院可以查了,我打开网址,发现需要准考证号,我开始寻找准考证,老爸问我在找什么,我也没回答。之后,输入姓名、准考证号、身份证号,等待网页加载,弹出各项分数和总分。我迅速扫视,政治英语都上了 70,然后一门专业课悲剧,再看了下总分——367,这分数要进不了复试调剂也够了,我到客厅对老爸说:我出去跑一下。

老爸问:为啥?

我说:出分了,367。

然后我就开始绕小区狂奔,跑到累了开始走,我像日常里美绪酱因失恋后一路狂跑,我甚至在出家门前在五楼大喊了一声 “我操”!假发之后在微博里问我为啥要跑,原因我也不清楚,我只意识到当时那一霎那,堆积将近几个月的的愤怒、恐惧、逃避、期望等等,全部爆发了出来。一月初与同学的图书馆长谈、即将毕业的我对未来的迷茫、这个即将解体的班级的思考……或许前年(是前年吗?)的厦门之行没有发泄出我的怨念,那次我写了《喜、怒、虚、实、升、沉》系列,现在看来 2011 年的我真有点脑子短路。

什么,你现在难道不也是短路么!另一个第二天,没有上次那么的放松了,那篇日志我狂喷考研题目和领航机构,也得到了第二次域名被和谐的成就。可谓嘴炮一时爽,域名火葬场。在接近 21 号的那几天里,我以一天一部番的速度看动画,某天甚至中午陪完朋友弟弟看电影,然后晚上就把一部 12 集的旧番给补完。其中有不错的《Another》,有烂到坑爹的《未来日记》。《Another》第一集开头真是棒啊,背景音乐太烘托气氛了。还有今天补的《恋爱随意链接》,一开始以为京阿尼制作的,画风很轻音,想看这个动画主要是因为漫画女主角很萌,可惜动画里人设重新设计了,之后我忍不住看了最后一集,好像女主角是被牛头人了。

依然看了春晚,这 22 年来我一直没有错过春晚,魔术换人好神奇,看电视的时候直接震惊了!小品什么的就没什么笑点了,不好好说普通话,还好有字幕在,郭德纲一连串的报菜名的段子我几乎就没听懂。

大家的考研成绩基本都出来了,剩下来就学霸、祥哥、阿杜了。希望他们考的不错吧。

这时候我脑子里有想起了 “变幻莫测的东西,一成不变的物体,容易厌倦的自己” 这脑残神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