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4 天

我看着 H,她先开了口:“对了,你觉得福建则么样怎样?”

我回答:“不太清楚,则么,决定考那里的研究生了吗?”

H:“可能吧,家里人正在催这事情。”

我想了想,说:“福建其实挺好,要不是我直接找工作了,我也想去那呢,记得原来还想和朋友一起去那玩玩。”

H 对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话,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好像有什么急事。

我知道现在离考研时间已经不远,而 H 从我认识到现在,一直都是一个犹豫的人,我想她需要一点有倾向性的建议才可能把研究生院校定下来吧。

H 是我的高中同学,在我眼里,她是一个女生--很高兴的是现在的我们还能在一起聊天、吃饭。那时候我们已经暧昧了很久,我知道这是该表明自己的立场、树立主流男女关系价值观的时候了。

就如刚才的场景:她先开了口:“喂。”

而我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我本以为,她在 “喂” 后面,还会加上诸如 “周末出来很麻烦的啊” 此类的话,好让我接下来将会说出的长篇大论形成很好的平衡……

现在我已经忘了当时我到底说了什么,或许是 “啊,这几天无聊找你玩呗”、“快到期末了,好好复习吧” 之类。总之,我一定没说该说的话,否则,我想现在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之后我和 H 便有了一个很奇怪的距离,要比原来远,但却比先前会说更多的话。

朋友问我:“喂喂喂,来点故事啊,你没听其他人则么说吗?”

我说:“随便他们说呗,反正没成。” 朋友:“……”

“喂!”H 把从回想中打回到了现实,我不知道自己发呆了多久。

“喂!”

我明白到这个 “喂” 已和上次不同,我没有回应,因为这次,她一定会有其他话可以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