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之一七月

坐在我对面的是不停整书强迫症的睡觉出国男,坐在我旁边的,则是手机震动不断的微信摇一摇考研女。而我,正从下午 1 点半后或者晚上六点半后解除睡意。7 月初时图书馆来了相当多的人,有几天甚至,我们去自修室的时候发现自己位子已经被占,然后他们正在打 Dota 或者看视频。而到了现在,图书馆已经几乎没人,我那原本满满一桌的电脑,也都已经替换成了各式各样的考研书或者出国 GRE 单词。

这就是我期末考试完成后的生活,7 月 1 号我整了整寝室,把架上的书重新排序并放进衣柜,因为学校为了迎接检查要对宿舍进行装修,这已经是我的第二次经历学校开启的装逼模式。整书之余我发现自己的美国文学史其实根本没有带回家,而是放在了书架的最底层,之后的几天,在张志鹏的催促下,我们搬进了租的房子,之中还发生了傻逼的事情。其实我想说的是,如果我能率先入驻,而自己有女友,那我一定不会住进去,因为这样就会把女友也带进去。然后,如果我是那女生,我也不会住在那房子里,在我的观念里,既然没交钱,而且已经到了其他人入住的时间,我为什么要住进去呢?

然后,本文第一段的生活就开始了,早上 8 点起来,晚上 9-10 点回去。如果说前几天还是兴奋学有余力的话,那么之后的几天,就是无法抵抗的疲倦,比如我规定了下午 1 点到 1 点 30 分是必须睡觉的时间,之后开始上政治课,晚上回到自修室后则是觉得累就趴下。

前几天家里人还来杭州看了次我,去了趟被我形容为有人其实在不停上厕所的虎跑。我对家里人似乎没有任何留念,或者是我的逃避,不停的逃避。我现在还不清楚自己在明年 1 月份后会则么样,到底是考研成功,还是失败让我重新回到背单词听听力的专八道路上。很多事情我还没法想,就像政治班上老师说,现在有是三座大山压在人民身上,一是房子,而是孩子,老师的第三点还没说出,后面有女生就说:车子。而这个词瞬间就驱散了我那似乎就要发作的睡意。我们的想法,我们的经济水平,是如此的悬殊。而到吃晚饭的时候,我谈到此事,张志鹏的反应是 “难道你就没想过买车吗”,我是完全没想过,我也不曾想颜圣那货的 two-timer,这让我觉得很傻逼的事情,他们则认为理所当然。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这东西,可能就是困扰我大三的一个原因:人与人想法的矛盾。胡冬对章宇田的评价等等,完全不在我的价值观念内。

现在回顾,在没有上课的那几天,真是太欢乐,有一座城池的盆腔炎,那时我的位子被占,于是就在其他地方找位子,找到空位后坐下开始背单词,然后嗑一片善存,之后就发现了桌子上也放着其他药,我拿起一看:金鸡胶囊、妇炎康片、盐酸左氧氟沙星胶囊、等等,再看了下他们的具体作用。我完全震惊;以及每天 9 点多之后来关门的管理员,他们总会在你最学不进去的时候,在自修室里大喊:“不要再学了,要关门了。” 每每听到这句话,我便马上自我升华,感觉这一天真的是学成狗了;还有观察微信女、强迫症男。而到了政治班的开始,每天晚上回来我唯一的想法就是:睡觉,睡觉。完全不想再看书。

而每次去政治班的路上,也就是传媒到计量的那段路,我总会对第一个红绿灯发呆几秒,因为从我的方向也就是斜着看红绿灯,他的 18 秒像 16 秒,17 是 17,16 像 18,15 像 18,14 像 19,总让我觉得,我的时间总在过红绿灯时倒流了那么几秒。这让我很喜欢那个红绿灯,每天都期待那种奇妙的感觉。

安卓系统再次更新,4.1 给我的感觉是 4.0 那种商务感慢慢的消失,取代的是更加平滑和更加流畅、但略带低端的渐变界面,不过操作更加平滑了的确是件好事,而且带来了 Google Now,我尝试了湖北普通话 “美驴”,其则准确的分析出了 “美女” 这个本质意义,而粤语只尝试了 “雷猴”,因为在尝试其他词语时,这租房给的移动宽带就是在不停的阻断 Google,我真是觉得这移动网太混蛋,在这个网络下几乎不能上什么正常的网站,百度贴吧打不开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了,还有 DA 等等国外正常网站,这些在电信下是完全可以正常访问的。这对我使用 Google Reader 也产生了极大的麻烦,常常不能同步和刷新新内容。

7 月 15 日已经过去,我也不太弄的出昨天我写这篇日志的心情了,我能清楚的记得昨天我特意给日志加了点蛋蛋的忧伤,但今天则么写(而每次去政治班的路上……),都是非常平时非常正常的流水账。不过,这样也正好能中和平衡下内容吧,总不能每天都蛋蛋的忧伤,最后得个忧郁症什么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