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

房子最后在今天定了下来,这么说好像这租房的经过很漫长经过了大量人工的考虑,而实际上,其过程只是昨天一批人去看,今天我去看了下,就交了订金。我估计着最后算上我只会有 3 个人将住满 2 个月,其他人估计都会回家或者再寻房子什么的。因为房子在我看来的确有那么点小,和想象中的一个人一个房间有很大的差距,我们只是租了一个房间,充其量就相当于 “早上走出去,晚上回来洗个澡就可以睡了” 这样。

吃中饭的时候 114 寝室一人也想来住,虽然我当时并不想让他来,因为第一我觉得他性格上有点问题,第二据说他的个人习惯也不是太好,但我并没有吭声,毕竟大家似乎都没什么抗拒的样子。之后我跟颜圣说了下,颜圣便马上表态不行。不过之后又有人说他是要支教半个月然后再来住,我想支教不可能只有半个月时间的吧(网上查了下好像有很多,我操),我还是带上眼罩耳塞什么的吧。而此人的性格我已经在微博里和博客里吐槽了很多回,最近的一次是在 Dota 里,这么个死要面子我还是第一回看到,被 3 个后期攻陷很正常呗,还有在以往各种喷嘴遁…

手机膜最后自己动手很容易的就贴上,下沙真是个荒蛮之地啊,整个信息化程度就还停留在 10 年前吧我觉得,贴膜时候和我讨论着手机屏幕型号刷机的事情,我觉得这东西不必太折腾,我看 MIUI 并不好看,图标的修改显得很幼稚,网上修改的国内 rom 基本都是这问题,字体图标,显示效果既不清楚,又不好看。在豆瓣上在校内上,不少人贴出来的手机截面图,我常常感叹他们的审美观去了哪,原生的 Android 4.0 和 iOS 都挺漂亮,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改动。上篇日志写到的 ROOT 权限,最后为了科学上网,还是把他给 ROOT 了,否则不能改 host 安卓里的 Google 都用不了了。

这几天看的片比较少,只有《美国恐怖故事》和《是,大臣》,哦,对了,还有下周还要在文学史课上读诗,有哪个题材比较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