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和 Galaxy Nexus

在我回家的那一天,班里一女生嗑多了镇定药自杀,所幸的是她最后还是活了下来,这里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抢救及时还是其他什么的,因为在之后救她的一伙人还一起拍了照,看起来好像很高兴的样子。而这事情还没发生之前,我正在对章宇田说:抑郁症不会自杀吧?

章宇田说这个学期他当了班长就出现了那么多的事情,我觉得班长对这事的责任还好吧。我在这个学期被傻逼的般的抬上了班委——心理委员,然后她就给我自杀了,而更加傻逼的是,就在前几周,班主任来我们寝室问女生那如何,虽然我知道可能会有点问题,但我还是回答了:我觉得还好吧,我对女生那边不则么清楚。我操!则么会这样!大三就要过去,我可以提前总结出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两个学期在不停的毁我世界观。一大堆匪夷所思的事情在这寂寞的时间段里的井喷,令我高兴的是我没有卷入其中,虽然我的傻逼心理不停的咆哮,但始终理智还是站在了我这边(还是我站在了理智这边?)。

回家后整个人因为客运晕车恶心了一段时间,我跟老妈老爸讲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和此行最重要的目的:看手。周六造访宁波中医院,我进入骨伤科一诊室,问到里面一股烟味,于是我说:这是谁抽烟啊。接着那医生缓缓的举起拿着烟的左手。在候诊期间还看到一个专家门诊的医生,最多 30 岁吧,但他的头发基本是全白了。看来专家门诊也相当于同传啊,年纪轻轻就白发。最后,我的手诊断为正常的扭伤,没有什么可怕的韧带撕裂,总算是让这拇指骨头突出生理现象的可怕程度降低了不少。之后的几天我就在考虑到底买不买手机,而从日志标题看的话,我是已经买了。

是的,经过考虑,最后放弃 Kindle 4 这个不能在断电后的电纸书、科学上网难度太大的诺基亚 WP 和几乎没有应用的 Meego 系统,投奔完全不会用的安卓。手机是今天中午到的,顺丰说在 S 楼 C 区,但我在那等了半天都没有快递的影子,之后我在周围绕了一回发现角落里有一人坐着,一看正是顺丰快递,我去,你这是送快递还是卖走私啊。到寝室拆包装一看是欧版,和淘宝上说的日版不一致,虽然欧版要比日版贵,但我还是问了下店主情况,店主说他一开始发错了,在旺旺上通知了我。而我一直在用网页版旺旺,应该是我没收到吧。欧版较日版有个好处,那就是欧版的后壳印着大大的 “Google” 标志,很装逼很装逼…经过一个下午的时间,安卓终于把我调教成功,在插上卡开机提示更新下载成功需要安装的瞬间,我就后悔了,这是自动跑掉了多少流量啊。整个手机我到现在使用的唯一感觉是:看 PDF 真爽,尤其是横屏了,一次性看一行完全没问题。而至于 ROOT 什么的东西,我觉得我是不会去弄了,还有 Pentile 排列,我这狗眼是完全没有感觉出有什么锯齿感。

湖人最后还是钓鱼了,但我确信的是两年二轮游的科比是不会自杀的,我们还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活,可以去争取,为什么要那么快结束掉自己呢?就算有再多的苦闷,那就咆哮出来,如果不能,那就忍着。人可怕的地方在于意志,就如我他妈的才没有那么种闲心给她拿奶茶。我会多次犯贱想去联系她,但这一切,只是想想罢了,我从来不会尝试和其说话。因为我现在也可以看到她不停和我朋友闲聊,有时甚至直接插入我们正在聊的话题。这时候我只能将这种情况归结于女生那奇异的大脑。

而那些犯贱的想法,只会让我,更加看不起那个比现在更加幼稚更加傻逼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