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

换上了席子,晚上终于是睡得着了,但早上醒来的时候感觉有点冷。蚊子越来越多,晚上依然断电无法使用电蚊香,大四毕业生夜夜笙歌,我真不知道一群考研最后没考上调剂到本校后为什么还能那么开心,我们学校现在完全是只要有人调剂就招入,至于为什么,因为学校这次申专硕后发现错过了考研日期,那么就直接公费招生了……这要有多烂啊。而且,我考研的目的是不想呆在浙江,想出去转转。

我们学校老师真的很烂啊,以前新闻模块课里老师跟我们说的一些例子,当时我一直以为他们好厉害,看了那么多的报纸。而现在看了考研教科书后发现他们全是从书里看到的。然后现在的课里常常讨论传播问题,老师说出来的东西真的好幼稚啊。不过,考研书里也有相当的问题,我查了下不止我一个人觉得复旦的《传播学导论》有问题,有太多的章节逻辑不清了,中英文该翻译的时候不翻译,容易的东西就翻译出来装个逼,以及里面出场的各种学家,他们的理论好难啊,难到连作者都讲不清到底是则么回事,发展传播学那几章里他们是轮流藐视我理解中文的能力,动不动来个经验主义科学主义自然主义,这个倒还好,最要命的是意识物质马克思的想法,这几年文科都白读了……

10 号那天很早就起来了,刷了豆瓣一个帖子说是描述一下自己高考结束那天干了啥,于是我开始翻老日志,翻着翻着就从 2009 年看到了 2010 年,然后发现了 10 年里 2 月到 5 月的日志全打不开了,能编辑,但前台提示 404 没有此页面。

明天就是五一二纪念日了,而这几天发生和了解的事情也像地震那样,先是 Godaddy 的 DNS 全线封锁,这让我觉得连个付费都要用 SSH,真是太麻烦了,而且,Godaddy 那超级反人类的网页 UI 设计,要因为麻烦而一时急躁误点了什么附加购物,那就更加坑爹了。我真想把那 vaan.us 域名转到 name.com 了,但是,name.com 也有问题,浙江电信直连还不如 SSH 代理之后更加快。好了,回到 DNS 方面,由于我的域名都在 DNSPod 上,所以基本没什么影响,而我也发现 DNSPod 有时候也无法解析,一开始我以为是 VPS 不稳定,而看了其官方给的解释后,再合理联想到 Godaddy 的问题,我突然发现了什么…

检查了下相连 VPS 上的一些的网站,发现一个擦边球网站,果断举报,而客服回复很可爱:网页好像是中文,我看不懂云云。于是我就告诉他这站触犯了服务条款,让其警告下那用户。于是,现在的工单状态是:保持联系。

最后就是抑郁症这事情了,我们班里的三个女生,居然得了抑郁症,而她们互相则比较要好,传说是互相感染的。而这东西在没检查出来没事,检查出来就会出现和抑郁症的临床症状,和星座一摸一样,看了星座后发现自己好双鱼好人渣。张志鹏又跟我讨论了下那开学之初就觉得混乱的情况,是啊,那四人还是混乱的社交之中,当然,我希望真的到最后只是社交,而不是射…而这几天一人的男朋友也来了我们学校,我一直觉得这事情太奇葩,不过之后了解曹爷说的抑郁症后,还是情有可原的。当然,也有可能其男朋友是来像章宇田示威的。

以及,为什么百度会有导航功能,以及,为什么导航里会有 Gay 吧!还有那么多很早很早以前上过的网站!谷歌的游览记录是被我完全关闭的。而之后仔细研究了下百度的隐私政策,感觉相当的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