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无数次(续)

回到家后就不停的玩,假期在家里真的是一点都看不进书的啊。这几天里我一直在折腾一家英国的 VPS:Evorack。选用的英国的原因是我想避开国人折腾党,而且英国 VPS 再加上只有 128 内存,听起来就很技术宅很英伦的样子,虽然有 30 块钱一个月的 384 Xen,但最后我还是选择了 25 块的小内存。那家 VPS 在网上找了半天,在谷歌上搜了不少 Review,说是还算可以,在低价中还能提供不错的服务,之后我也验证了下,提交 Ticket 大约 3 个小时后恢复,虽没有网上说的 1 个小时那么夸张,以及 I/O test 里疯狂的上百MB/s,但总体来说,对方的回答还是挺和气。

本来是想买 Node40 的 VPS,因为他们的网页设计实在太小清新了!但可惜他们全线产品缺货……

然后我还删了 Windows 7 装 Ubuntu,我觉得这是近一年来的第一次电脑折腾,而当我自信满满刻好 Ubuntu 系统盘覆盖 Windows 7 登录 Ubuntu 界面后,我彻底给跪了…太高级的界面,太高级了,如果说从 DOS 到 Windows 图形界面是操作进化的话,那么我觉得 Ubuntu 的图形界面简直是用户交互的退化,图形界面要比 ssh 命令麻烦了不少,而且最重要的是,随便装个程序都相当的麻烦,而至于装完程序打开运行时,更加麻烦的权限问题更是让人抓狂。比如我就无视了 Chrome 在 Ubuntu 下蛋疼的字体吧,但要打开 chrome,并不是像往常那样双击一个图标或者在快速启动上选,而是要打开终端(如何打开终端我都谷歌了一下)后,输入 google-chrome,而且在默认权限下就是在疯狂的出错。最后在下午无数次的尝试装显卡驱动失败后,我选择了退回 Windows。但在当短短的 Ubuntu 体验中,其部分功能功能还是比 Windows 好的,比如默认的中文输入法,Firefox 游览器对字体的渲染。

但,Ubuntu 实在太颠覆我对操作系统的概念了,我只能在 VPS 上进行一些简单的 SSH 命令操作,在图形界面上,我实在弱爆。

然后今天还给老爸弄了下安卓和无线路由,但还是以失败告终,我不得不说这短短的两年里我对各项科技的认识已经远远落后大众,老爸都用起安卓了,我还在用诺基亚……老爸见此状后,对我说:明年给你买个安卓,自己弄会了再来弄我的…而我想,这次安卓的体验让我感觉到这手机系统实在太麻烦,我以后还是选择 WP 会好点。

28 号那天去看了高中老师,第一个见到的依然是猥琐的地理朱林祥,他明显是完全忘记我了。接着找了班主任,班主任看到我非常惊讶,之后还有一些老师进来问我哪一届的,班主任描述了半天,其他老师没有任何反应,最后,老师说:他是和李润泽一届的。其他老师一下就反应过来:啊,09 届的。

阿亢,你这是有多出名啊…

至于这次五一我为什么会回家,因为表姐要出国工作,算是要做一个饱死鬼,然后她果断喝醉,饭局上不乏有 Allen Duan 类型的超级远房亲戚(应该是亲戚吧?),还有帝吧口吻的浙大表哥。总的来说过这是一个档次较高的聚会,至少谈话内容比较高级。

曹爷和慈溪人的对抗在厕所没有冲的原因下爆发,曹爷在校内表示哦不满后慈溪人给了一定程度的道歉(因为前半句还是挺正常的),但后面就是让人觉得是刀塔刀的傻逼了。这是什么语句组织啊,就像某日曹爷一时兴起说用搜狗打 SLM 弹出是 “睡了吗” 的是屌丝,“湿了吗” 是高帅富,但尼玛,你出来的居然会是 “是蓝猫”!次奥!我当时就无语了,这是要打多少局的刀塔啊!

前几天还问了史飞谁搜了许烨芸名字,哦,不对,是史菲,她说这问题问她干嘛,难道我要去问表白两次的章宇田吗…我觉得,如果你一旦注意一个人,那么他 / 她就会在人群里异常的晃眼,但每一次,我们都是相视后各走东西,也只有这样无数次的相遇,才会因没有意义而变得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