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和阿滋

唱歌,唱歌,这是烦恼了我一个星期的事情。由于在英美文学史上迟到两次,恰又碰愚人节,老师显然是不会放过我和武凯昌。我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来思考到底唱什么,求助周围的朋友,章宇田的歌太没有调子,胡冬的歌总有那么点蛋蛋的忧伤,而张志鹏的,则和豆瓣推荐一样:最炫的民族风。直到 4 月 1 号上课,我依然没有想到到底唱啥,当老师叫我们起来的时候,我的感觉是:算了,那就是唱流氓张震岳吧,《爱我别走》二逼了点,那就唱更加二逼的《分手吧》。而就在这时候,武凯昌对我说:一起唱《老男孩》吧!

于是我让武凯昌搜了歌词,老师看到歌词显然很敢兴趣,第一句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爱的人呐” 直接是读了出来,武凯昌傻笑了一下,然后起了下调子,于是我们就开场了。到了高潮后直接唱不上,在全班人面前唱害羞好吗!我和武凯昌把高潮尝试了两遍(为什么我觉得这句话很 Gay),但依然失败。最后武凯昌说:啊,就唱到这吧。我们下场,老师开始点评…

我死都不想再迟到了!不过再迟到是读诗,相比下来,还是第一次迟到读诗,第二次迟到唱歌会比较好。

《新闻学概论》终于是看完,还有三本也差不多了,写的好烂好烂…查了网上的评价,也有说写烂的,但说写好的占多数。他们瞎眼了吗…那本李良荣的《西方新闻事业概论》不仅时间上有错误,还有各种英语一会儿翻成中文,一会儿原文,有的中文还是翻错的,讲概念时的逻辑很混乱,大部分都注上此段话来自某某书。这要我写也会啊。自己的内容很少,大部分都是直接转的,怪不得有人说:这是一本谁都会写的书。教室看书难免会让人觉得无聊,或者说是寂寞,这个词真是好低俗,而且脑中时而回响《阿滋漫画大王》的主题曲:苦闷的翻书声,应该属于两个人。当然,这动画里说的两个人,应该是属于两个女生之间的友谊。这个动画很奇葩,记得初中的时候钱程给我看过,但那时候我还在火影里,现在下了下来看了下,看到了第四还是第五集,终于出现了一个有名字的男性角色,他是一个高中老师,有人问他,为什么他想当高中老师。他回答:因为我喜欢和高中女生在一起!

我…

自行车是寄到了,本以为从九堡到学校骑回来会迷路,但没想到的是我们学校的演播厅真是太醒目了,在这将近有 30 分钟(应该有吧?)公交车车程的马路上,我一抬头,就看到了学校那五颜六色的大楼。26 号的时候杨锐来了我们学校开了个演讲。名人一般都会出现几句比较贱的话,比如 “说到出国,我的工资虽然不多,但我还是把儿子送到了美国最贵的学校”,还提到了中国改革的探索,什么模式什么模式,估计是说漏嘴来了个 “重庆模式”,然后就马上在后面了加了一句:当然,我不是支持薄熙来啊。

《夏日大作战》还算不错,里面的中国元素很吐槽,而且这是一部屌丝的逆袭,动漫中的高帅富瞬间给跪了;《心慌方》在没看剧情分析之前外国的白痴好天才,而在看了分析后,发现这所谓的 “质数” 太好算了,小学还是初中的时候教过啊…不过我是彻底忘记质数这概念了,导致让我觉得这部电影很厉害的样子…

昨天和曹爷进行了大学第一次有内容有八卦的卧谈,关于了一堆的人,夏书玉、武凯昌、张秀、李若潇、章宇田等等,曹爷的话是 “冲破道德底线”,终于是和胡冬、董政委的话不一样了,是啊,如果这样下去闹僵了,以后会则么办啊,这还有 1 年多时间的同学要做啊。昨天是聊到 1 点多睡觉,分析人物技能加点等等。而这个学期主题,估计已经定下了,就如在今天的 4 月 1 日无任何骗人啥的发生一样(或许发生了我不知道,但至少不是全班性的活动了),周围人的脑子里似乎塞满了恋爱和不择手段。而我只是周围的一个看客,或者说全班其余的人都是围观群众,无论明不明真相,大家都期待更加诡异、更加匪夷所思的剧情发生,虽然我们都明白,这事情无论结果如何,从出发点来看,他就是不好的。可我们依然没有极力劝说男主角们,让他们发展其他的主线任务,而不是这个回报可能极少的、或许失败就会死一条命读秒的支线。因为这个支线,明显符合了受众的口味,八卦、好奇,受众喜欢,那么我们就会让其继续发展下去。如果发展到不可救药的地步,就如慈溪室友唱歌喷淫语精虫上脑,我们就不会再给那么大的关注,而且,这复杂、奇葩的事情,就会随着时间,被我们遗忘,卷入事件的角色们开始避而不见,无聊的饭后、寂寞的夜晚,受众们也只留下感叹。

传闻中的夏书玉在高中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女生,传闻中是因为与多名男生暧昧,而且,曾今对武凯昌的行为很鄙夷;现实里的武凯昌,是一个有太多恋爱经历的男生,就我了解数字,再加上昨晚的信息(Jeff 的 Still counting),里面甚至还卷入了许烨芸。在我看来,他们唯一的交集是:有一样的共同撒网心态。还有种种,李若潇、张秀的心态,我对大部分女生的疑惑。

或许只有靠这些东西,我才能度过这让人觉得空虚的大三,在我看来,章宇田已经被寂寞打败,当他反问我 “为什么你不找” 的时候,可以察觉,现在我们所看到的事情,都已经在萌芽。之后我们的言行,则给了这个不该出现的智齿那成长的温床,直到现在的,四人出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