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故事的男主角正躺在床上,面对他的是电视,和刚从浴室出来的另一个男人,男主角不知道这时候该干什么,到底是迎合上去还是等待对方的行动。他尝试努力接受眼前的事实,但无论如何,他对同性产生不了兴趣。站在他面前的男人没有动,似乎等待着男主角的上前。而男主角依然躺在床上。在这沉默之际,他已经回想到了几个月前的画面。

站着的男人显然已经不耐烦,他脱去浴袍,爬上床。男主角一惊,因为对方已经把手放在了他的脸上。

“柑……” 对方在耳边轻语,男主角已经紧张到了极点,而对方却好像非常的喜欢。

“等下。” 男主角说。他推开那个压在他身上的男人,穿上衣服。

“你这是,” 对方说。

“我想玩点新花样,你躺着看着我。” 男主角说。

男主角看着对方躺在床上,马上打开房间的锁,开门,电梯,下楼。奔向人海。

“噩梦、噩梦。” 我说到,我正在餐馆,坐在我面前的,正是男主角。他和我谈论着刚发生的那件事,他边笑边无奈的讲述,让我觉得,他实在是我的一个古怪朋友。相信这时候,你们都已经对这位和我对话的男主角有那么点了解,他叫柑,如果你一定要觉得那是死基佬普通话不标准其实想说 “干” 的话,那我也没办法;其次,这位古怪朋友的性取向相当正常,否则他现在应还躺在床上而不是和我聊天;最后,我不是他基友,真的,我不是!

这是第三次玩着写小说了,前两次都是因为有一种感觉要写,第一次写的比较短,没有写完,不过发泄了我当时压抑的心情;第二次写的比较长,但依然没写完,不过他依然发泄了我当时的心情;说到这第三次,我不知道会长会短,会写完还是不写完,但他依然是…

小说的总体剧情是很快想好的,但开头却写了半天,因为则么写我都觉得自己写的很低俗和恶俗,所以就不停的改,但从现在看,这开头还是恶心的可以。当然,这些东西我只是写给自己看的,所以到没感觉的时候,就会自然停下。我觉得写的第一篇小说非常的幼稚,第二遍呢,还是幼稚的,当时经过修改了还是相当的幼稚,不过要比第一篇来讲,已经好了很多。希望这次写的,能比第二遍从幼稚程度来看,要好一点,其他的,还是等以后在说吧。

新年基本过去,查了 BEC 高的成绩,坑爹的 B2,尼玛啊,我不想再考一遍了,这听力太考运气了!一个亲戚在春节前夕死了,于是去了姜山,那天晚上喝了很多酒,头好晕啊,但还好没有醉,起身的时候感觉有点站不稳。而我也一直活在高中或者初中时候的宁波,比如现在家里的马桶不给扔纸了,生煎不是 1 元 4 个了,老爸的卡不能代刷公交车了,等等。

高中同学会没有去,于是就在之后的几天再约了约去看电影,《碟中谍 4》还是挺不错的,特效做的很好,Pegg 的冷笑话很多,法国女杀手很漂亮死的很早,真希望她是女主角,春晚要比去年好看点,刘谦终于再次来到了春晚,去年的魔术师简直就是我们学校出来的一般,太娘了,整个模式我就觉得那魔术师在暗示观众:快操我快操我!

在看电影之余,我深刻意识到了诺基亚的一个特点:屌丝至极。在没仔细比之前我没觉得手机和手机之间有什么差距,因为我对手机的要求就是能上网就好。而在同学们拿出 HTC 等等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我操,我整个手机都没他的屏幕大!直板机太落伍太屌丝!安卓苹果才是主流。但我相信以后买手机我依然会选择诺基亚,但系统一定要是 Windows 的了。

Ingrid Michaelson 新专出了,听了几遍下来觉得只有早就发的单曲 Ghost 好听,其他一般般,因为听着感觉节奏都差不多,而且连个歌词的组合也都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