袜子

手机在 2 号开机充电并充费,在没手机的日子里我的生活没什么变化,充分说明了自己生活的无聊程度,除了看电影看书似乎就没有什么,哦不对,还有游戏。

充话费的原因是我要网上订票,2 号那天足足刷了我一个上午加两个小时,终于刷出了一张 9 号晚上的动车票,当网页出现离付费还有 45 分钟的时候,我真是感动了:注册的时候就卡了无数遍,导致我直接放弃填学生信息的欲望,而且很奇怪的是这样一个网站为什么还要邮箱、密码提示和手机确认。我觉得自己决不能把常用的问题给政府网站,于是我就写了一个 “只有什么才能救中国”,自然答案是 “中国共产党”。我的党性觉悟很高吧!而今天要把火车的车次告诉学校,当时我没记那东西就想登陆 12306 去查一下,没想到,没想到,密码我居然忘记了……完全想不起来了啊,则么试都是错误。

那天晚上和章宇田在外面吃饭,一个女生突然敲了敲我这边的桌子,一看这不是严涵吗。但是为什么在我上去的时候没看到她,而且我当时还环视了一周。吃饭时候和章宇田讨论到张秀,开始八卦其男朋友和章宇田乘虚而入等等问题,章宇田似乎对此问题产生了深深的兴趣并自己思考了很久,我看他吃着盖浇饭一声不吭,就说:我知道你现在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他回答:操你妈。

接着我们将时间带到今天,今天凌晨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很诡异的梦,导致出现了高能反应,我只能起床换内裤,然后,然后,我起来发现慈溪室友居然还没睡,他还对着电脑!我打开手机一看是凌晨 4 点 03 分,你则么还不睡啊!难道你要陪我换内裤吗!自从不断电后你就昼夜颠倒啊,早上睡觉睡到下午 5 点,然后除了吃饭上厕所你就全在床上刀塔。你知道吗,我们寝室一个人已经被你逼到国交去住了啊。我对这种半夜三更发出声音的事情并不则么介意,除非被吵醒,但我一睡就死的习惯导致我几乎不会被吵醒(详见世界杯时刻我一直睡的很安稳),但我觉得去住国交的那室友也是大题小做,你在大一时候发出的声音更加大吧,我照样淡定的睡,这位室友的脾气我只能说不够好。

雷猴再次挂掉,期间我终于找到一个满意的微博:韩国的 me2day,查了下背景,他相当于中国的新浪微博,那稳定性一定是够了,而且有中文、英文支持,界面也很漂亮,那就把他当雷猴的备份了,因为现在雷猴上不停传出倒闭的声音,种种迹象这微博看起来是要倒闭的样子。

昨天和今天把衣服袜子全洗了,把衣柜整了下,迎接 9 号的到来和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