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密码

早上再次做了梦,到现在只想起我在李惠利读大学,其他就没了…这几天的梦很多都没及时记录下来,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雷猴没法上的原因,昨天晚上上床后用手机上网,发现已经欠费,到底充不充值呢,除了上网和看时间,哦,还有闹铃,其他似乎没什么用了…而且,每次闹铃一响就会非常快的被我按掉,或是自己压根没醒来。

热水继续不太有,不过电总算一直有了,没点没热水的生活终于结束。但我宁愿用 11 点断电换来晚上或下午的热水啊!范启骅在上周群里说她现在在女生里就是一个修电脑的,以及有个男生约她一起去图书馆,这不是赤裸裸的勾引吗!然后范启骅答应了,但之后她说那男生没有做出什么暗示或者再次约她之类的事情,难道那男生就这是想找她修电脑吗!哈哈哈哈哈!周三上了翻译课的时候老师要我们翻译句子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然后叫了我。为什么这种奇怪的句子总要我翻译啊!我很伤心好不好!只是我一直都没表现出来。

期末考试已经开始,昨天就考完了一门,我们的新闻模块课也终于在昨天结束(可能还要再上一节),任课老师是个很邪恶很低俗的人…考试里何胜林问老师,下面不够大则么办(排版不对让内容在下半页无法显示)。没想到老师回的是:你这句话很有歧义。

很有歧义、很有歧义。

而今天的日语课,老师讲到了日本电影分类,讲了几个后,我说:“还有两三个人就可以演的电影。” 然后前面 2 班的某女生邪恶的笑了,笑了就笑了吧,但她就止不住了…我一直觉得这个女生挺有趣。第一次对其有印象应该是在某个三个班一起上的课上,那次普通话测试的成绩刚刚下来,我拿到证书,上面写的是二乙,当时正想着对于前后鼻音不分、并能读出 “雪球、儿” 这样儿化音,而且在考场上羞辱考官的我,能拿到这样的成绩已经是很开心了。可就在大家都在学着我那超不标准的 “雪球、儿” 的时候,有个女生说了一句话:“啊,XXX 的普通话也能拿二乙啊!” 于是,我就记住了这个女生。

CSDN 社区的数据库被泄露,官方说只有前些年的密码是明文的泄露了,而很多人却称自己现在注册的账号也在那泄露的 sql 库中,于是我把前几天注册的 CSDN 账号密码给改了,然后把几乎所有的网上账号密码全改,即使我在那 sql 上没找到我的账号密码。希望新改的密码不要在明天就忘记…

圣诞节马上就要到了,班级里似乎又出现了活动,但根据上次的情况,参加活动的人数感觉应该不会多。还有班助就要走了,班委们说每人写点东西送给她。但我觉得其实这班助并没有帮助到我们很多东西,更多的是在我们面前吐槽,我还记的大一开学的时候她和她的朋友俩人在班会上吐槽双播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