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周的到来

马上就可以连休 8 天了,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就闲了下来,以及在前天,也就是 10 月 17 日,我做了一件大学以来第一次做的事情:把头发剃光!而剃光的原因是很简单的,对重新剪的发型实在不满意。

当时我很清楚的对他说:修一下就可以了。他回答好的。然后,我在自己的头发成为宿磊(他的发型我去啊!)之前,果断阻止了他自以为是的靓丽发型。我再次对他说,修一下就好,以及刘海左边剪点掉,不用太斜。于是,他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剪,剪完觉得相当不满意但还是付钱走人。但在下午打完球吃完饭,再次进入理发店,让那理发师把那看起来超流氓的刘海剪掉,剪着剪着,他问我不喜欢吗。

尼玛!

最后剪来剪去,头发越来越短,但这货就是只能剪出流氓的感觉,我对他说:算了,全部剃掉吧。

我的头就这样光头了,剃完的那一刻,我戴上眼镜,实在是爆笑。这和我高中时候有什么差别啊!应该说比高中时候还短啊!我确信的是在这传媒学院里我这诡异的短发绝对是奇葩啊!一定以为我刚劳改回社会重新教育啊!我本以为自己可以不要脸顶着光头满学校随便晃的。可是到了第二天,我就痿了啊!自修室也不敢去了啊!连个吃中饭都有人目不转睛看着我啊!你妹啊!你就没看过光头吗!我这个光头只是比较猥琐罢了!

我将每隔一个月就自拍一次自己的头发,记录我这二逼的时刻!

接着在第二天,由于光头不御风,我感冒了…喉咙剧痛,但我的脑子里还是以 “光头” 为主题旋转,我已经想象到了 11 月份的 BEC 口试,那是要现场随机找搭档的啊!这光头简直是让寡人在财经学院里吓人么这是!比如我对一个和我一样是找临时搭档 A,我对 A 说:嘿,你也没搭档吧,我们一组吧!接着 A 一定会回答:啊,我们再找找吧。然后心想:我操,这是什么傻逼啊,这么一个光头!

其他还有什么事情呢?看了下微博,还有慈溪人的西装啊!上学西装真的很二逼,真的很二逼,你别再穿这样了,我们压力真的很大啊,这时候再加上个我这光头,那这真是奇葩二人组了,少年!

这时候我又想起了理发师的回答:要长到原来那样子(此处的 “原来样子” 指比板寸短点),至少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