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九月九日凌晨未睡

这是我第一次在寝室里半夜写日志,希望这是唯一一次的第一次的最后一次。

开学几天来我还是在无尽的瞎想,和做着 BEC 高级,4 天里做了 4 套真题,从错误率来看应该是刚好能过,不过要是阅读能好点,就可能拿到 B 等,因为口语和听力是我的强项,我也不知道 BEC 听力我能有较高的正确率,或许是因为耳机听得清楚吧。今天去了财经,那儿老师说 13、14 号报名,还好 14 号我基本没课,否则又是像上次那样逃课了。

图书馆自修室,这在大二时候我相当的熟悉,现在想来那段时间是美好的,没有太多的顾虑,或许当时我想的其实也很多,只是没有现在那么复杂罢了。暑假回来后大家突然间都有了对象,可我对这事情依然没有任何兴趣,哦,应该说我现在没有对其他异性产生兴趣。总之,我觉得现在还是一个人的好,我妈说要研究生考上了可以找女友了,我对她说:没意思这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

是啊,我都感觉自己是搞基的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会跑去打球或者去外面玩了,因为荷尔蒙一上来除了撸管就只有运动可选,一直撸是不可行的,我只能借助跑、跳来发泄。真希望以后再看到这篇日志的时候别有男朋友啊!

梦的内容可能很反映我的潜意识,为什么是潜意识,因为我确信我在清醒的时候绝对不会去想。

好麻木好淫荡无耻啊,我做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