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虚、实、升、沉 (三)

八月初,买好了动车票,很不幸的是,我错过了动车,但我仍然算是准时到了家,因为黄牛总是无处不在的,黑车里一片烟味,让我则么都睡不着。在路上我无限回想那过去的七月,太累太穷,那是我整整 20 年来过的最穷的一个月,为中餐 7 块还是 8 块纠结,为公交卡充不上钱无法打折气得跺脚…所幸的是,《冤家对对碰》帮我度过了这个没有网络的七月,其中一女主角说的话很有感触:I am Sally Harper, there is nothing in this world so good that I can’t screw it up, so let me assure you…

太有感触了,实在太有感触了。

回到家后过了几天,我便和假发去了福建,两天在漳州,两天在厦门。可以说是旅行,也可以说是放风。漳州之行里我估计自己是的一个被假发带到村里见到其亲戚的人,很可惜的我是个男的。假发的亲戚很热情,导致了我在下午 3 点后就累瘫在床上:中午开始吃饭,一开始以为,恩,那一定是中餐了,吃那么多,可是之后走到另一个亲戚家,继续吃- -#被几家轮了一遍后,我真的是不行了…

晚上睡醒继续被轮,那最后一杯啤酒我真是快喷了,但不喝掉就不让走啊!啤酒这东西,不可能醉,只能被活生生胀死,那天回去,路过一个称猪的称,我站在上面,一看居然有了 106 斤,短短回家的几天里,我一下就重了 7 斤!我想,大部分是水的重量吧…

之后的厦门,厦大是坑爹了,就一学校,还没宁大大呢,就是周围多了点花花草草,就变旅游胜地了,不过,相对于我这小学校,的确要大上不少,至少有 7 倍吧;南普陀算是个有点意义的地方,虽然我对鬼神这类东西并不相信,但既然去了,就至少要做到敬而远之吧。爬上南普陀的最高峰,上面的矿泉水 3 块,并没有我想象中如千岛湖那样的高价格直接让我丧失对水的欲望。山上风很大,即使在太阳底下,也没觉得多热。

接着我们去了鼓浪屿,丧心病狂的岛民把 3 个鱼丸卖 5 块,奶茶卖 10 块,所以,性价比最高的,只有是 KFC 了。岛上的有点基本是都走遍,最值得的是日光岩,其他地方,说实在真没什么意思。不过假发似乎对我这种急行有点怨念,哎。鼓浪屿上小店很多,网上著名的张三疯奶茶、赵小姐的店,但真到了之后其实除了店里环境比较好外,就没什么了,或许是有更多装逼的意境?我在奶茶店买了个徽章,感觉这算是能纪念的东西(之后会我写一篇比较详尽的厦门基友游)。

游玩完毕,回家路上动车出现故障,现在福州站里停了几分钟,我问乘务员则么回事,乘务员则回答不知道。这是什么态度啊!接着又在福建边境停了 2 个小时!这时候广播放的是 “前方设备故障抢修”,而乘务员终于抵不住大部分乘客的疑问,回答前方停了好几辆车,不能开。我意识到我坐的是车头,如果前方的车是开往厦门的话,一旦迎头一炮,那只能比谁的车头质量更好了;如果我们去撞别人,那一般情况下车头就会脱轨。所以,无论如何无论用什么方式撞上,在车头的乘客都是必死无疑的。广播一共放了 5 遍,都是同一内容,他的再三致歉,也不可能让我们准时到达宁波了。旁边的乘客很有先见之明,见动车停下后,立马拿上包起身走人,回来后拿着快餐说:快去买吧,晚点了现在都在抢。

还有在停车途中突然一辆高速动车驶过,整个铁轨震动,导致我们的动车也摆了摆,当时就以为撞上了啊!那位乘客说:以为 100 万到手了吧!

你妹!

到达宁波,已经是晚上 10 点多。七二三动车故障给人的震撼实在太大,哪怕现在一点点的故障,一段时间的停车,人们、我们也会惊恐万分,当然,party 一定也和大众的反应一样。从这次事故的波及范围来看,无论民众还是媒体,都已经是非常愤怒,如搜狐专题里竟出现了 “命如鸡毛、无耻之极” 的标题,各大报纸更有用 “他妈的奇迹” 等等词汇,而最后,我们也只能希望 party 和 gov 更加重视安全、质量问题,至于他们到底有没有关注有没有做,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至少这次 2 个小时的停车没让我们撞上!

“It’s time to move on”,这是我在厦门沙滩上写下的,看着这行字,让我无限的感慨,时间曾在我眼里是如此的缓慢,而在这行英文后,好像我是虚度了所有的痛苦和悲伤,犹如在莱昂纳多在海边醒来,沙泥遍布他全身,不清楚是现实还是梦境。

他被枪指着:你现在如何?

回答:美好、痛苦,但一切已经过去。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