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怒、虚、实、升、沉 (二)

7 月份我在虾米公司里实习,职位是和英语基本没什么关系的欧美歌曲编辑。去实习的想法可能是自己不想回家所致,可能还有其他原因吧,但我现在则么也想不起来了。我对虾米的印象比较好,至少这个音乐网站的界面做的很好看,不过说不上好用,比如他的小组功能里有很多不人性化的地方。

实习期是整个 7 月份,整个实习的感受是 “真的好累”,早上将近 2 个小时的公交车到公司,一路堵车的话可能会更慢,晚上回到寝室已经是 8 点多,迎接我的是杭州 38 度的酷热、疲惫、睡意,但却热的真的一点都睡不着,我尝试着做中口,因为我知道回到家后自己一定是什么事情都不会干只会玩。我背着单词做着阅读,以及听力。

在实习之前,我一直觉得班长是个比较可以讲话的人,但这一个月以来,他的几个缺点我真的是觉得很诡异。有时候事情明明就是正确或者就是那样的发展,他一定要在争论一遍,让我觉得很无奈,真的是有点固执。章宇田也有此类问题,他会偏激的偏向一方,当然我们是做不到绝对的客观,但也不能太主观。以及多次说到 “学你的”,这是哪门子学我啊!以及在固执中出现的各种装逼,我真的只是不想说罢了。

在月末,班长终于屈服于 B 支 4 快速公交,原来他的路线真的是太慢了!

当然,和班长一起实习有个好处,那就是有话可聊。就如当时他去办音乐节,我和财经的一个女生吃饭,她开口,我一点想说话的欲望都没有,哪怕是针线那么点的细的逢,我也开不了。或许我真正是在和女生聊天的,只有胡越这一个人。

而这个公交路线,也是有换的原因。当时回寝室时我坚持坐 B 支 4,然后在公交车上,等我在 MP4 上看完《Coupling》,抬头一看,发现对面俩女生我似乎是遇到过,但我则么也想不起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了,我对班长说是不是她们是不是原来碰到过,班长说 “没有,只是一个人长的很像 C”,我笑了笑。或许是长的像才以为原来遇到过的吧。但我是觉得两个女生我都遇到过啊!,以及奇怪的是在下车后我与那个长的像 C 的女生还对视了几秒,或许对方的想法也和我一样:原来碰到过?

下车后我说:明天我们继续坐 B 支 4,明天在遇到她们的话,我就开口问她们。

班长说:你敢嘛?

我说:当然。只要别出现 “我问她们是否之前遇到过,她们回答我是不是在昨天晚上 B 支 4” 就可以了。

这就是之后坐 B 支 4 的原因,但我们却再也没有遇到过她们。可能是我去考 BEC 在财经的时候遇到的吧?

8 月初,我依然留在杭州,干完最后的那几天,如果说学到了什么,那一定是假的,短短的一个月里则么可能学到东西?我感受了工作的累,赚钱的不易,以及公司的部分流程。我觉得公司后台和公司流程是对我很有用的东西,虽然以后不太可能自己创业,但在效率上,可以得到很多的把握和提升。8 月的杭州依然酷热,在最后一天里我甚至和颜圣在半夜 3 点 4 点打 NBA。

整个 7 月里我瘦到了 99 斤,做为一个 170+ 的男生是决不能允许发生的事情,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那个月里我真的穷到一个籽儿都没,杭州的公交和市区的餐费,完全超过我的购买力,虽然当时老妈多次问我钱是否够,我还是淡定的对她说:够了。

哦,我想起来了,想实习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想感受下工作,和拿到钱的那一刻。虽然,最后的钱只有餐补费,但我还是很开心。

第二部分完,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