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bye to Mr. Yesterday

口语考试完毕,过程应该说是非常的完美,而随着这个学期的即将结束,外教也会离开我们传媒,回到美国。这个外教是学校里比较神奇的一个,第一,她比较胖,所以一起的外教都叫她:big care;第二,她的一套教学方案被大多数外教延续,什么到外教家考试,现场辩论等等…

口语考试一切安排就如预期一样,班长他们抽到了正方,我和曹爷是反方,这是我们一开始就演练好的剧本!于是整个过程就相当顺利,因为我们已经演练过一回,而当时以为的自由辩论会剩时间,没想到马上就到了六分钟,之后就是曹爷和班长的 closing speech,也非常正常的结尾。

总而言之,这次口语考试要比我前几次实在好的太多。

我们班给外教 Care 做了一本相册,每个人附上了一句话,在口语考试结束后外教说很感动,我们三班就是会干出其他班不会干的事情…

昨天还考了时事政策,在考试中我再次领会到了女生和男生思维上的不同,感觉想法完全不在一条线上啊,接着今天和祥哥聊了下心理学,感受颇深,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但我还是觉得祥哥说的有道理,毕竟他是上过心理学课的,而且还是收费项目,对于我来说只是闲暇看看心理学的书罢了。

加了一个 Gtalk 的群,由于里面的信息都是 SSL 加密的,所以群里人说话的尺度也比较大,但这也和推特一样,里面有一群盲目的自以为是的人,觉得什么都不好,看了一点某些观点后,就认为自己牛逼了,一看别人说党好,就开始骂五毛党,而他们的话里漏洞百出,被揭穿后除了继续骂五毛党或者党的儿子之类以后,就没了。至于他们的真实身份,也很难说,有人说自己是老师,但你的话语修辞则么看都像个流氓啊;有人说自己是程序员,则么连个代码错误都找不出来呢?

所以,我一直相信,网络是不可靠的,网络是相当虚假的,虽然网络上的确有好人,但大部分,都是虚假的一个个,而很可惜的是,很多人就这样相信,宁愿被这虚幻的一切蒙蔽,慈溪室友在开房后说:“我是男人了,跟原来不是一个档次的了。” 但他开完房就分手了,不管他到底是则么想,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至少在中国看来,他是不负责任的,他的所谓的 “男人” 去哪了?难道分手的时候就又退回一个档次了吗?

假发博客里说的一句话我觉得很正确,原话已经忘了,但大致意思是:如果你真喜欢一个人,是根本不会一直想什么时候开房之类的事情的。昨天假发和我聊了一会,他这几天每天喝酒,在第一天喝醉后做了一件非常蛋疼的事情:他发给了一个女生一条短信:今天累了不。而这条短信,没有发给他的前女友。这件事情我们讨论了一下,最后我认为:只是醉酒无意识随便发了,和班长醉酒撸管没有什么区别。

而他的想法是:自己操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