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re Through

这次回家,本是拯救假发,没想到的是,变成了批斗胖子。

不过,这个转变也是有原因。因为胖子是第一个开讲自己的大学日子,而他所讲的事情,却是极度的不靠谱。这深深的让我和假发感到,现在的重点应该是教育胖子,然后再听假讲述他的故事。

胖子如果真的认为他现在和多个女生联系是没事情的话,那我就觉得,真的太没脑了。一面有女朋友,而和多个女生暧昧,这明显是错误以及脑残的行为。我和假发的建议都是,把现在的状态理清,以及忘记高中班长这事情吧。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那是一定的,但有些事情的正误,是可以直接不用求证多人才可以定结果,就如我和假发面对 “处女” 这个问题上的想法,这是依人而看;但如果是谈论到是否应该和多个女生暧昧,或许你看着并不是暧昧(尼玛,这不是暧昧是甚啊,胖子别去南京读书读傻了啊),但以我们来看,我确信以大部分人来看,就是暧昧。以及,那两个女生的贱和傻。

我妈说,假发的想法很正确,让我也要这样。但我觉得,自己的想法其实也不错,或许在那些问题上,我觉得假发和我都是正确,只是我的理想只是想当一个小市民而已,赚到个人觉得足够的钱就可以,然后平平安安过日子,我不需要波澜,不需要惊天地。

这便是我对以后理想状态生活的看法。

而昨天晚饭的重点人物假发没有过多叙述他那女友的事情,我可以看出他的极度痛苦。但我又不知道则么去跟他说,而他说出的某些事情,是我早就猜到的,因为假发曾无限的对我讲过 “处女情节”。

当然,昨天晚上我也是主角之一,我本应该讲很多东西,但我还是无法把那些话说出口,假发把分手的事情没有告诉他爸妈,而我则是把那件自己一直称为 “傻逼”、“脑残” 的事情放在心里,我想这会称为我一直无法忘怀的事情之一,我一直无法忘却她的话、她的笑。

这个女生我叫她 C,是她名字中间的首个拼音,也是她英文名的首字母。当时我一直认为,我们将会一直在一起。我还不曾想到结婚,但我想,好好学习,为了未来创造基础。而且,在那个暑假之后,我觉得,我已经够了解对方。但是,对方似乎还不是太了解我。之后大二便开始,发生了许多变化,有我的犹豫、我的软弱、我的多疑,当然,我到现在都觉得,也有她的错误,我一直认为,当一方在不断妥协之后,应该会得到奖励,或许就只是那么一个就可以。C 之后对我的冷漠,导致了最后我对我们两个人之间关系的质疑。我想说的是,在最后我并不想指责别人的脑残行为和脑残想法对我和 C 之间的关系到底产生了什么样的后果,我知道主要原因并不是他们,虽然 C 在最后说到她认为其他人太烦。

于是,回到事情的开端:我觉得,我已经够了解对方。其实,我并没有太了解,我对未来做出了太过于乐观的看法,我做错了很多事情,让这件事情的结果显示为失败。

在这件事情后,我不知为何对所有女生都丧失了交流的欲望,我甚至开始害怕和女生交流,我在很多事情上的看法产生了改变,我会做出很多原来不会做出的行为。我觉得,这些必须改掉。

我觉得,我要做回原来的那个我,而不是那个消沉的我,而这真的花费了很长时间,我确信我现在还是有点无所谓状,但已经比 1 月份的时候好了很多,就如 The Reason Why 里所写。

微博中提到:至那个我曾经喜欢过、或许现在仍然喜欢的女生,虽然我已经知道我们之间已经是不可能了,而且,我确信你也无法看到我写的这段话,但如果你真看到,是否还会有当时的那份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