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Careful not to Use All of Your I Love Yous

这篇日志是由昨天晚上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的随想和记录,而对这些事情,也全是个人意见,个人看法,其中包含的修辞可能有夸张、比喻等等,无法还原事件本身的真实性和客观性,所以请无论是看客还是以后的我,都要谅解。

让时间回到昨天晚上,武凯昌上完酒文化选修课回来,便已经是烂醉,虽然他依然口口声声说着 “他们全醉了,我送他们回去的”。但从他的走位和脚步看来,已经完全进入了酩酊状态,因而他时时刻刻想摸摸我的头,以及趁我不注意把我的头给拧下来。所以我穿着内裤从寝室跑到楼道,而他在追我的过程中被群人及时阻止。

我们本以为这便是喝醉后的最后一番折腾,而没想到的是高潮却在晚上 11 点后姗姗来迟。

据了解,他最后躺在床上,疯狂撸管,以及喊叫女生名字,可以说,他把他酒文化课上之后看到过的并知道名字的女生都给撸了个遍。喊的名字,便是本文的重点。

追溯到上个学期开学,他喝醉后喊的是一个女生的名字,并给其打电话。而这次意外喝醉后,或者说这并不意外,喊的不少人名字,但亮点是,有一个女生的名字他重复了好几遍,但并不是上次的那个了。

我们便马上开启了高启发,展开各种联想。

我不清楚那个让武凯昌在大二哭爹喊娘的女生在他的心里地位到底如何,而我确信的是,至少现在不是太想了,就如这次喝醉了一样,他只是不断的重复另一个女生的名字。我们到底会不会忘记一个曾经自己喜欢过的女生?我觉得很有可能,那如果要忘记一个自己喜欢过而且谈上了那么段时间的话,估计每个人都无法忘记。我们在心里最深处最深处的地方,还是会对对方的样子、性格、有关的事进行保留,并时而想起,好知道那时候的傻逼,和那时候的美好。

而我,从大学到现在,一次也没喝醉过,当然,我并不则么喝酒。而看到周围的人喝醉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便马上浮现出那样的情景:颜圣因为 OJ 而发了疯喝酒,武凯昌因为双播女生而流泪喝酒。之后我又会想,如果当时我喝了会则么样,事情会不会有所转变,我是不是会喊着她的名字。

很可惜的是,这一切都已经过去,当时的我认为,我不会喝酒,我不会干傻事。于是,我现在也是这样认为。我觉得,这喝醉的方法,实在是耍赖,而与此同时,颜圣也承认了他当时的耍无赖。当他们痛苦的时候,会发泄会爆发,我却一直这样的无所谓,甚至当她这样说了之后,我便这样的默认了。

在高一的时候,我发一个誓,我不会再哭了,永远不会再哭了。而当时,看到那条短信的当时,我除了想砸手机外,便是哭。但我还是履行了这个誓言,我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愤怒。

最后,就让日志这样结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