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 our Hearts Decided it’s Time to Love Again

我不知道这个决定做的对不对,不过这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之一。从这句话看,其实这事情还有更多更多的路可以走。

这个决定来的非常突然,虽然其中的一个念头是在大二开始就有点冒出的,那就是考研。我想考到一个新的专业去,一个我未曾接触过的专业。从大二开始我就开始像高中那样胡思乱想,对于各种事情的犹豫、后悔、气愤。而今天在综合英语课上老师跟我们说了关于考研的事情以及我在豆瓣上看的一个直播帖,我觉得,让我离开这个学校,可能才是正确的方法论。

昨天毛概课上上厕所,经过张志鹏,发现他前面坐的是一女生,然后我就看到了那女生趴在桌子上,接着就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这里省略几个字。于是自己也马上明白到为啥张志鹏当时一脸淫样。回到教室后我问胡冬那穿绿衣服的女生是谁,胡冬说出了名字,至于为什么不打这名字了,并不是因为怕这女生无聊搜自己名字搜到了这尴尬事,而是现在的我忘记了胡冬到底跟我说了谁,以及,最后下课我发现胡冬给我的答案是错误的,那女生来自我们班…至于是谁,就是前几篇日志里描述的 “不相信爱情” 女生。而张志鹏也是一个猛士之一,在我看来他是牛逼的,他能一个人去考 2+2,已经是莫大的勇气了。当时的我,是一定不会的。

寝室总算没再断电,但这也引发了不断电第一天早上的断电,5 点多起床后发现什么电都没,台式电脑开不了,台灯开不了,热水器也不行,我就直接滚回了床上继续睡觉…

以及,前几天折腾了下 Typecho,这个博客系统真是快,要比 WordPress 快多了,尤其是后台,不过他的功能也比较少,但写写日志是够用了,不排除以后会在这里也换成 Typecho,因为他实在是快,而且模板也挺漂亮。Typecho 是架设在 MT 上,前几篇日志里写着 Plesk 面板熟悉了,其实当我想用其中具体功能的时候,才发现我一点都不会用,比如我上传 zip 后,一直找不到解压按钮,谷歌了下才知道 Plesk 是没法直接在线解压的,当时就崩溃了,果然还是 cpanel 好啊。于是没办法打开 Putty 登 SSH 来解压文件,这东西真是高级啊。以及用过 Putty 后,我才知道原来这合租的 MT 是有 SSH 权限的…我居然还买了歪酷人的 SSH,浪费啊浪费啊!

有了 SSH 后自然少不了翻墙,SSH 要比 VPN 麻烦了一点,但实用性要比 VPN 强,他不会像 VPN 默认那样全局代理,可以用游览器插件设置哪几个网站用 SSH 上,不过 VPN 也有他的好处,他不用客户端,系统自带的拨号就能登上去。

饭否推出了聊天微波炉功能,这是一个相当蛋疼的应用,聊了两个人,两个人都是寂寞网上找炮友的男人,我理所当然的充当了他们想发泄的女人,他们的搭讪方法比我的还烂,哎,你们这样还想 419 啊。

现在我认为,就这样去考研吧,就这样离开学校,所幸的是当时我并没有留下承诺,因为这东西实在太重。

洋葱啊,别剥我们会流泪

断句在哪里,各有各的意思吧。